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第三百八十章 继位(大结局)》。

    ♂』    梁锦昭回京面圣,详细禀报了海军组建情况及火器制造情况,以及戚承光的才能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 】乾武帝对他的表现非常满意,勤奋,正直,聪明,识时务,不讨嫌,像他祖父,是所有帝王都喜欢的臣子。

    乾武帝对他进行了口头嘉奖,就让他回原来的衙门干老本行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已经让梁锦昭喜出望外,他磕了一个头,说道,“谢主隆恩。”便起身告退。

    他刚转身,就看到一个漂亮的两三岁的小女娃跑进来,她张开双臂像小花蝴蝶一样往前扑去,嘴里还喊着,“皇爷爷,皇爷爷,抱抱,抱抱。”

    梁锦昭有些纳闷,这可是太极殿,皇上批阅奏章的地方,臣子们连话都不敢高声讲……

    正想着,身后就传来乾武帝的大笑声,“哈哈哈哈,宝贝来了,来来,皇爷爷抱。”

    梁锦昭顿了顿,忍住没回头,继续迈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又听见小女娃糯糯的声音,“皇爷爷,我是谁?”

    乾武帝浸在糖罐里的声音响起来,“你是朕的小太后,哈哈,你是朕的小太后。”

    梁锦昭再也忍不住好奇心,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只见乾武帝正抱着小女娃在宠溺地看着她,还亲了她两下。乾武帝也看到梁锦昭回头看自己了,而且嘴巴张得能塞下一个鸡蛋。

    乾武帝有些不好意思了,涨红脸斥道,“还不快滚,等着朕请你吃宫宴?”

    梁锦昭吓得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乾武帝也把小女娃吓得大哭,他赶紧哄道,“朕不是骂敏嘉,是在骂那个没眼力价的人。好了,好了,小太后快莫哭了……”

    梁锦昭骑在马上还有些不清醒,晃了晃脑袋,还是觉得刚才那一幕不是幻觉,是真的。圣上,圣上不是魔怔了吧?

    他直接回到外书房,跟梁老国公讲了刚才的事。

    梁老国公哈哈笑道,“皇上疼爱敏嘉郡主,那是花样百出,臣子们早就见惯不惊了。”又扯着胡子说,“上次我给思思当大马,被宁御史看见了。他说老夫在大庭广众之下不讲仪态,公众场合给女娃当马骑,给大乾朝的所有臣子抹了黑。就去圣上面前弹劾我,圣上把宁御史大骂了一顿,说人家祖孙情深,关他啥事。拿着朝庭的俸禄银子,不知操心国家大事,专管这些没用的小事。实在闲得慌,就去洗石炭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又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。自从跟皇上有了共同的爱好,皇上对他的脸色可是好多了。

    梁锦昭觉得自己离京也才一年半的时间,怎么风气好像变了?他回了莲香院,又把这话跟钱亦绣说了。

    钱亦绣笑道,“大郡主长得像元后,皇上宠得厉害,有时候连太子都看不过眼,却没办法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 】爷爷宠思思也宠得紧,那次被宁御史弹劾,还因祸得福。现在皇上偶尔会把爷爷宣进宫,说是探讨国事,多是说些带孩子的事。”

    这次珍珠娃给钱亦绣带了五十几斤龙涎香,二十几株极品珊瑚,四颗比龙眼小一点的大珍珠。珍珠分别为白色、金色、粉色、蓝色,饱满圆润,晶莹璀璨。

    珍珠娃把这几颗珍珠拿在手里,对钱亦绣说,“娘亲,我把这几颗珍珠送给你,你能把你手里那三颗在洞天池里捞的珍珠给我吗?那三颗珠子不是人间之物,我把它们带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钱亦绣一直觉得那两颗珠子有些烫手,不敢带,不敢送,卖还只敢卖给番人。听了珍珠娃的话,笑道,“好,就给你带回去。但是,有一颗我已经卖给番人了。”

    珍珠娃道,“无事,到了时日,自然会有有缘人把那珠子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钱亦绣把那两颗珠子还给珍珠娃,高兴地把另四颗大珍珠接过来。这几颗珠子虽然成色比那两颗珠子差了些,却是能用的宝贝。想着,哪天把白色珠子送给小娘亲,只有她才配用这样纯洁莹润的珍珠。

    转眼进入冬季,天气异常寒冷,北地又大面积暴发雪灾,边防驻军也严阵以待,防止他国入侵。因乾武帝的身子不爽利,朱肃锦要帮助皇上处理国事,而是派了吉王(原六皇子)去震灾。

    这次震灾,太子殿下又带头募捐,付家、梁家、钱家、潘家、太丰大长公主府又带头响应,共募集了二十万两白银,为灾民和边防军送去温暖。

    乾武帝从冬月中旬开始就没有上早朝,他只在太极殿里见见重臣,商量商量大事,其他一切事宜都交给太子殿下。

    乾武帝的这个病很奇怪,没有其它毛病,就是睡不踏实,更确且地说是不敢睡觉。几乎是一睡着就开始作恶梦,梦到大乾朝遭受雪灾,然后是水灾,虫灾,最后是兵荒马乱,生灵涂炭……

    每次没做完梦就被吓醒过来。难道真的是“天下归宁,大乾将落”?想到梦中的景像,再想到那句传言,乾武帝惶惶不可终日。

    先是自己被吓醒,后来就是让人在他睡着两刻钟后马上把他叫醒。因为前两刻钏梦的是雪灾,他怕接下去的水灾、虫灾、起兵……

    醒后,再过一两个时辰又睡两刻钟,再被人唤醒。如此反复,他都快被折磨死了。

    他吃了许多安神药都不起一点作用。后来,又去请报国寺的弘智大师,及京城附近几个著名寺庙的住持。几个住持相继进宫念了几天佛,也没起一点作用。

    朱肃锦看到父皇被折磨的日渐消瘦,极是心疼,可没有一点办法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  qu 】他手里倒是有颗救命的红妖果,可是父皇的这个病是精神上的毛病,即使救下一次,若继续做恶梦,还会继续不好。

    朱肃锦就想到了老神仙,他不仅佛法精深,还医术了得。可老神仙上年秋天就带着弘济回了大慈寺。

    这时已经到了腊月中,朱肃锦看实在没折了,就修书一封,派梁锦昭去请悲空大师。他极不好意思,解释道,“马上要过年,却还要让你出远门。本宫也是没法子了,派别人去,怕老神仙不买面子,只能让你出马了。”

    梁锦昭赶紧躬身道,“谢殿下信得过,臣定不辱使命。”

    回家匆匆拿了几件衣裳,以及路上的吃食,就急急上路了。

    钱亦绣虽然极是心疼梁锦昭,但也没办法。听说乾武帝病得不轻,只得看看老神仙能不能救过来。

    其实,她内心深处有那么一点点祈望,但不敢说出来。同时又想到宁王妃给她托的梦,皇上对朱肃锦一直很好,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她的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又觉得乾武帝还算不错。不过,宁王妃还说了什么五年之期,不知道他们有什么约定。宁王妃死了已经五年多了,好像五年之期已经过了吧……

    即使是过年,皇宫里也愁苦。乾武帝知道自己这样宫里的人过不好年,别人过不过得好他不在乎,但想到那个娇嫡嫡的小人儿过不好年,他心里就难过。便对朱肃锦说道,“过年那几天,就让敏嘉她们几个去你养母家吧,不要拘着她们。”

    朱肃锦让人把三个闺女带去了钱家,儿子还继续留在东宫。男娃将来是要当大用的,这个时候不能逃避去别处。

    因为几位郡主去了钱家,潘月便让钱亦绣经常带着孩子去钱家玩。听说是陪皇上宠爱的郡主玩,梁家长辈倒是极赞成。

    梁锦昭虽然不在家,但钱亦绣娘几个还是玩的挺开心。

    几位小郡主是大年初五回的皇宫。大郡主还请朱肃锦把她带去了皇上的寝宫,她捧着一个带盖的瓷盅,流着眼泪对乾武帝说,“皇爷爷,这是我让皇姑祖母熬的安神汤,您喝了就能睡觉觉了。等皇爷爷有了精神,咱们还玩过家家。”

    乾武帝活了四十五年,自认为早已心硬如铁。可此时,他的心软软的,眼圈也红了,说道,“好,等皇爷爷的病好了,咱们就玩过家家,你还当朕的小太后。”

    大郡主摇摇头,糯糯说道,“咱们再玩过家家,我不当你的小太后了,我要当你的小公主。”

    乾武帝小心,从来不吃宫外的食物。但这盅安神汤,他还是喝了。虽然没有什么用,但心里还是甜滋滋的。

    大雪封路,路不好走,梁锦昭带着老神仙和弘济赶回京城,已经是翻年的正月二十日。

    老神仙进宫的时候,乾武帝已经被梦靥折磨了两个多月,人瘦得脱了相。

    乾武帝此时正斜倚在龙榻上,看悲空大师来了,惶恐地说道,“老神仙,朕不敢睡觉,一睡着就梦见大乾遭灾,各地起兵。一百多年了,大乾被我朱家建设得繁荣强大,朕不能让大乾毁在朕手里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后面,竟是流出了眼泪。

    悲空大师双手合什,说道,“阿弥陀佛,皇上说的情景,可以说存在,也可以说不存在,一切只在一念间。”

    乾武帝道,“怎么说,请老神仙明示。若是能让梦里的情景不存在,让朱家王朝世代相传下去,朕愿意肝脑涂地,死而后已。”

    悲空大师说道,“皇上是难得的心性坚毅之人,更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。不然,也不会许下那个诺言。其实,人往往在局外时,看待事物要全面得多。解铃还需系铃人。老纳言尽于此,皇上再仔细想想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望着老神仙消失的背影,乾武帝想起来了。他不喜欢许诺,但若许了诺,就必须会办到。只有一个诺言,虽然还没有到期,但他已经准备失言了。不是他有意失信,而是不放心锦儿,锦儿太仁慈良善,他想再把江山建设得更加稳固再传下去。

    是的,他在小榕死前对着她耳边说,若是他坐了江山,五年一到便会传给他们的儿子。

    之所以许下那个诺言,不只因为他对小榕用情至深,更因为他也怕那个传言。

    他虽然言词凿凿地跟别人说那是叶家利用番僧陷害他的,但他内心深处真的怕那句传言是真的。

    那时他一直想着,若坐了江山,自己五年内心性肯定不会有大的变化,再把外戚看死,把国门防死,江山不应该易主。五年一到,就传给锦儿。他不当皇上了,那个传言自会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但是,虽然他不当皇上了,天下还是他儿子的,他儿子的儿子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对小榕许下了那个诺言。

    先帝是在正月二十四日夜里死的,他是在正月二十五日继承大统的。还有五天,就满五年了。看来,老天都在提醒他了,若是不实现这个诺言,大乾朝堪优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让守在门外的朱肃锦进来,又让人去把翟阁老、付阁佬、赵侯爷、梁老国公等几个重臣和老臣叫过来……

    真的很奇怪,这天夜里,乾武帝美美地睡了一觉,美美到天亮,连太监叫他起来吃饭,他都在梦里骂人。

    永庆五年,正月二十五日,乾武帝禅位于太子朱肃锦,自封为太上皇,他的几个妃子成为太妃。

    朱肃锦正式继位,为明乐帝。

    新帝当的匆忙,但也容易。太上皇留下的朝中人员都没有动,各就各位。

    封太子妃为皇后,黄良娣为贵妃,岳良媛为德妃,闽良娣为闽妃。另外,还追封霍良媛为淑妃。封朱子熙为太子,那三位郡主为公主。

    又封了养育他的珍月郡主为护国夫人,封钱亦绣为锦绣郡主,封钱满霞为进勤县主。钱三贵已经是侯爷,再无可封,就赐了块免死金牌。钱三贵不在京城,由钱满江帮着领了。

    如今的钱家,可是烈火烹油,满门荣耀。

    这年十月二十日,弘济满二十岁,这一天也是他还俗的一天。报国寺里,他跪下给悲空大师磕了三个头,哭着不起身。

    悲空大师笑道,“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我们虽然没有师徒缘分了,但情分还在。绩儿可以时常来看老纳,也记着提醒那个丫头给老纳做些好吃的素点。”

    弘济听了破涕为笑,又磕了三个头才起身。

    弘济拿着一个包裹走出报国寺的大门,看见梁锦昭带着猴哥在向他招手。朱肃绩停下,又对送他出来的弘智住持和无名和尚深深躹了一个躬,就上了一匹马,同梁锦昭、猴哥一起向山下跑去。

    路上,梁锦昭笑道,“岳母已经在家准备好了席,绣儿也说要下厨亲自给你做两个菜。”

    朱肃锦听了,笑得眉眼弯弯。

    到了钱家,直奔逍遥院,潘月正等在那里。潘月笑着牵他来到上房,卧房里放了一套衣裳。

    潘月笑道,“沐浴完就把这身衣裳穿上。”然后,去了厅屋等他。

    两刻多钟后,当朱肃绩出现在厅屋的时候,潘月的眼睛都亮了,笑道,“老天,这身衣裳一穿,绩儿可是变了一个人,真是俊俏的小哥。”

    朱肃绩红着脸呵呵傻笑。

    两人去了惜月阁。路上,潘月还告诉他,皇上已经透了风,会封朱肃绩为永和王,圣旨今天就会来。还说王府已经赐下来了,里面也装修好了。

    朱肃锦拉着潘月的袖子说,“贫僧——哦,不,我不想住在王府,想住在婶子家里。”

    潘月笑道,“婶子也是这么想的。你平日就住在这里,无事回去看看即可。”

    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朱肃绩穿着红色提金绣团花锦缎长袍,戴着黑色幞头,系着白色的玉带,俊朗清秀,温润儒雅。

    钱亦绣走上前来笑道,“哟,弟弟可真俊。这模样,不知道要惹多少姑娘伤心呢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哄堂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婆子来报,“圣旨到了,大爷让绩少爷快些去前院接旨呐。”

    ps:鞠躬感谢亲的一路支持,正文到此就全部结束了,可能会再上一两篇番外。这篇文,清泉后面写的有些辛苦,写完了,也圆满了。谢谢亲,感谢一路相伴。结文了,真舍不得。。。(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(未完待续。。)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第三百八十章 继位(大结局)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依代少女

丶心悸

独断万世

纪年海泊1996

官易同道

亚丹

逍遥神仙修真记

本立道生

魔霸诸天

花千骨

武梦乾坤

马邪